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eb真人app>远博彩票游戏·蒋介石的“文胆”,周恩来都很钦佩他,文笔了得但孤独中自杀身亡
远博彩票游戏·蒋介石的“文胆”,周恩来都很钦佩他,文笔了得但孤独中自杀身亡
发布日期: 2020-01-09 09:19:08    作者:佚名     来源:未知

远博彩票游戏·蒋介石的“文胆”,周恩来都很钦佩他,文笔了得但孤独中自杀身亡

远博彩票游戏,文|何居东

1948年11月13日凌晨,以蒋介石之“文胆”而闻名于世的陈布雷,在服用大量安眠药后于南京寓所孤独地弃世,副官曾回忆其嶙峋的右手紧攥着呈给他一生所追随的蒋介石之遗信,屋内则散乱地摊放着多封留给至亲、党内好友的遗书。多年饱受身心疾病困扰的他,留给世间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让我安静些。”

陈布雷之死,正值国共内战中国民党军全面作战失败的开始,距离国民党政权败退台湾不到一年时间。作为十余年来蒋介石最为倚重的核心幕僚,被誉为“当代完人”的陈布雷,在自己所效忠的政治势力危若累卵之际,以自杀的方式宣告其无可挽回的失败宿命。

整整三个月之后,作为蒋介石拜把兄弟的戴季陶亦选择同一方式离世,当天蒋在日记里写下:“平生对余最忠实之两同志皆服毒自杀,是余不德、无能,以致党国危殆至此,使友好悲绝自杀,其罪愆莫大”,其悲痛自责之情溢于言表。然而,惯于政治捭阖的蒋笔锋一转,又立即展露出其冷酷内心,对两位故去的同志进行严厉责备:“然其天性皆甚弱,不能耐怨忍辱,时时厌世,于其个人,生不如死,余亦不甚可惜也。”当然,在日记里诿过于人自能使蒋的内心得到些许的安宁,但颇为讽刺的是,正是陈布雷在抗战初期曾因品读蒋早年的日记,以至在自己的日记里不无感佩地写下:“委员长恺悌忠厚,率循正道而行,更非常人所能几及也。”

陈布雷与陈诚

以革命同志相称的外表之下,蒋陈二人关系的实质是君臣主仆。从某个理想的层面而言,此种“君臣相得”的状态本不应导致悲剧性结局,但现实政治是残忍的,政治中的人心又是变幻莫测的。在得知陈布雷弃世后的当天,蒋在日记中做出如是评价:“傍午得报,闻之悲痛异甚。今日再无他人可以任其之代劳与调节各派之中坚主持之人矣,而其代笔撰稿尽如我意之学问则尚其次也,奈何!”由此可见,对蒋而言,身处中枢的陈布雷应以其超然于各派系的地位身份,替其居间调停,使党内各派系山头均服从于蒋个人的绝对权威。此一作用,甚至重于陈得以名冠天下的文笔能力,而这本不符陈对自己的期许。

1942年8月,陈布雷曾在日记中对自己进行反思,认为“数年来言行之缺失甚多,而尤以对朋友交际过于落寞,在不知者必以为倨傲,此不仅足以败德,亦足以害事”,其原因在于“始终对政治无兴趣之故。固‘不愿入官’之一念,乃至一切近于怪癖之行为,均以‘我本无意周旋’之一念自恕”。

早在1941年,周恩来曾让人向陈布雷捎过一段话:“对他的道德文章,我们共产党人钦佩;但希望他的笔不要为一个人服务,要为全中国四万万人民服务。”此语既对陈布雷的才华能力予以极高的赞扬,又精准地点出其一生悲剧命运之根本原因。然而,历史的局中人总受其所处环境制约。在政治的角斗场中,参与者往往抱定奋力一搏的决心,但又常常做出身不由己的选择,此间百折千回的心路历程更使后世览史者为之慨叹。一言概之,作为一名书生,陈布雷以孤忠自期,却因孤忠难致而终生受困。

】【打印】【关闭窗口